液体包子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我特别生气,不管怎样都画不好卡,究竟是为什么
连我第一次画BA(而且是在学校草稿本上默写)也还算像,画卡就是怎么都不像,无数次了,还是不像
好生气

之前的照片,我觉得这个云像抖了没做得好

一个蓝宝石眼睛女孩

看着照片画的y一个Graham,他笑得好开心

我活在哪啊,不行我要睡觉
我好想要high as hope的实体专,好穷,好伤心

Blur Interview(2002)(1)

我是在马采访吗

blur_blurb:




自从八月www.blur.co.uk重新上线之后,我收到了一些很忧虑的电邮和信件,想知道录音室录像里Graham在哪里。经过几个月小报和音乐媒体的推测,Graham终于向Q杂志表明他不再是blur的一员。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呣,在付印的时候,blur发布了一则关于Graham的官方声明,很显然Graham会出现在新专辑里,blur目前是三个人的状态。


 


在九月份早些时候,在《每日镜报》发布了一则猜测Graham离开blur的文章(它不准确地将此归咎于与Damon的一场争吵),第二天我去了13录音室,采访Damon,Alex,Dave(见后文)。他们不肯细谈为什么Graham离开,但很显然他们仍然把Graham当作朋友。把事情说得很绝对太容易了,让我们面对吧,小报不擅长抓住微妙的东西,但问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会是简单的,特别是关系到乐队成员之间的化学反应。


 


所以,为了把事情理清楚,这里是我们所知的事情列表。


 


*blur从2001年11月开始至今在录新专辑,至十月的所有东西都是在blur的13录音室完成的。专辑剩下的部分在摩洛哥和德文郡完成。


*尽管blur录制新专辑快一年,录制进度很缓慢,期间乐队有休假。Graham录制他的个人专辑;Damon在美国进行Gorillaz巡演;为在巴比肯的马里音乐演出排练;13录音室被打包去摩洛哥,现在在德文郡。


*录了超过27首歌,其中Graham参与了四首。他最后参与专辑的录制是在五月份。


 


所以想想看:


*明年会有一张新的blur专辑,而Graham在上面。


*blur录了超过27首歌,是多年来他们创作力最鼎盛的时期。


*Graham刚刚发行他最好的一张个人专辑。


*尽管分开确实会让每个人心疼,但最后看起来blur的每个成员都很开心,包括Graham。正如他告诉《苏格兰人报》的:“也许我可以余生都过得很不开心,但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他说“我开心多了,我可以专注于我感兴趣的事情上,不管是我的音乐还是我的女儿”,并总结说“与其充满怨恨与自恋,我更想在街上散步,想着‘哇,多好的一天’。”


 


在我与Damon的采访中,他告诉我“这就是怎么样,我们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怎么样我们可以以一种我们都舒服的方式继续工作,做我们想做的事。”


 


而且不管怎么说,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些人在一起快20年了,这种联系不会轻易消逝的。


 


未来尚可期。







Alex:每个人都急着问的是……新专辑的名字叫什么?


Blurb:你知道吗?我没打算问这个。不过你介意回答吗?


Alex:这个,一般来说都是最后决定的,就像圣诞树顶上的仙女。


 


Blurb:那么网络摄像头是不是意味着blur又是一支互联网友好的乐队了?


Alex:这个,我上网站看了看,真他妈不成体统,所以我告诉男孩们对此做些什么。我认为这确实是让人们知道乐队事情的一种有效的方式。


Damon:摄像头是我们唯一想到的像样的主意,所以我们得坚持下去直到我们想出更有意思的主意。这是一条底线,但是是起步的一条不错的底线。


Alex:我们在缓慢地改进。Dave会回答你的所有问题。


Dave:我们是最早有网站的乐队之一?


Damon:是吗?噢Dave我真爱你知道这些事。


Dave:我们决定不走寻常路。我们的网站得过奖。


Alex:真的吗?


Dave:是,但后来它公司化了,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就变弱了。


Blurb:所以基本上是你们失去了对它的控制?


Dave:失去过一段时间。就是你得好好想想你要在这种事情上花多少时间?


Alex:待在乐队里,你得是个拍电影的,做节目的,同时还是个搞音乐的。现在你还得是个设计网站的。又多一件事。




 


Blurb:那么Alex都在摄像头前脱裤子了?


Damon:你知道Alex是什么人!


Blurb:还有其他没有放出来的好料吗?


Dave:呃我们不设计这个,我们不会坐下来,设计好Alex那天会脱裤子。


Alex:这是最好的与对你感兴趣的人交流的方式,因为不用通过过滤器。如果你跟一个记者说话,其实不是你在说话,是他在说他理解的你的意思。


 


Blurb:25首是很大的数量。你们一般会录这么多首歌吗?


Damon:没有,我们以前都没有这么多歌。我们现在改变了工作方式,我发现这种工作方式很高产很有趣。我们作为音乐人和好伙伴回到一起花了一些时间。我们又活力满满了。


Blurb:是长时间的休息使你活力满满吗?


Damon:如果我知道是因为什么我就把它装起来贩卖了。


 


Blurb:你们现在的工作方式与之前有何不同?


Dave:这个,最主要的不同是在录音室。之前我们倾向于做一些初步制作,然后挪到一个大点的录音室里。


Damon:从我们决定把鼓放到厨房/休息室的时候一切都不同了。现在起居室真是一团乱不是吗?


Dave:我们在厨房打鼓,在门厅弹吉他,在浴室唱歌。很天马行空的。这里有真正的工作氛围。你发现这里有除了做音乐啥都能做的混蛋。


 


Blurb:所以你们现在还在录歌。我想你们得在某个阶段停下来吧?


Damon:这个,昨天就是这样的一天。我发现你在某些日子能写好多歌,昨天我就写了好多歌。写歌的就是干这个的——写好多好多歌。


Blurb:你写歌的时候,是脑袋里有东西你能记住,还是你会录进磁带里,还是怎样?


Damon:你做的越多,就越能在你意识到之前迅速记下来。


Blurb:老方式是Damon提出初始旋律,其他人再润色……


Damon:没有什么老方式新方式,在发展而已。我们差不多是和以前一样的方式工作的,我认为。


Dave:是,你回头看看我们做第一张专辑的工作方式,再看看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但是都是缓慢改变的。


Damon:真的全是源于和William Orbit以这样的方式工作。


Alex:这个,我不认为你五年前能以这样的方式工作。现在录音室里不再有磁带录音机,你可以全放进电脑里编辑,把最好的东西挑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Dave:就像文字处理的方式改变了你创建文档的方式。你可以更有创造力。


 


Blurb:现在有单曲的候选吗?


Damon:不知道。


Dave:对我来说都像单曲,它们都是。在录音进程的中间决定什么是单曲什么不是最糟糕不过了。


Damon:在这一刻这不重要。直到所有事情都完成,专辑完全做好了它才重要。还没做完呢,我们还有2个月的艰苦工作。我们不得不在最痛苦的时候进行艰苦卓绝的工作,每个人都齐心协力的话就能干好。


 


Blurb:现在是做新专辑的好时机吗?


Damon:无所谓,你想做的时候去做就很好。这重要吗?关键不在与我们个人,而在于音乐。如果我们做出的专辑很好那就解释了一切同时什么也没有澄清。


 


Blurb:你愿意说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在专辑中只占一点位置?


Damon:不,我不能。我能跟你说为什么吗——因为Graham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这关于怎样,我们作为个人——怎样能继续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以一种大家都舒服的方式。这与个人关系无关。如果你不能把两者分开那就不太理性。就我们所知,如果音乐是对的,那就是对的。如果不对,那就不对。


Blurb:但Graham参与了专辑。


众人:对对。


Damon:对,你知道我只是在努力理清一切,关于我们的立场。我们有一段时间在情感上是那么分离,我想我们都想了想我们作为个人来说这样成不成,我们都做了决定。在这其中显然还有很多其他相关的事,但那是底线。


Blurb:所有《每日镜报》的那篇文章完全是不真实的?


Dave:我们不要否认,不要否认事情,你否认事情的时候就会显得很蠢。


Damon:听着,你知道。就是这家报纸报说我在电影院插队被别人摔门摔到脸上,他们随心所欲地说。我基本上就是扮演坏人的角色,他们以后也会这样。我的态度就是做个男人,处理好事情。


 


Blurb:你们会就这张专辑进行现场演出吗?


Damon:我觉得大概率会。


Blurb:我不是想揪着不放,但是Graham的缺席显然会……


Damon:你就是想知道我们要怎么演出是吗?


Blurb:我只是想让粉丝了解一点以后会怎样……


Damon:我知道,我对此十分感激,但是我们是为了……我们说过,我们所有人,都愿意见面做一张专辑,我们只是想保持真我,这在音乐中和其他事情一样重要,一种共事的人之间的诚实,我们是为了这个去做音乐。


Dave:正如我们一直在说的,如果你做出一张好专辑,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们不是坐在这里费尽心机地想我们在照片里看起来会怎样。我们得集中精力做一张好专辑,但很不幸你们远比我们想得远,我们没有你们想要的答案。



活在自己世界里,吹空调喝草莓味酸奶

lofter就用来瞎讲了,今天想说在学校看到了一个很像小面的双马尾女孩,感觉很lucky,太可爱了吧!

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