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体包子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爆常24h】如何在看脸的残酷社会寻找真爱

转一下,太可爱了(……)🐴着多看几次(……)

江夏夏夏是一条自由的咸鱼:

简介:这是一个本子般的开端——爆豪胜己被警察先生抓进了警♂局——然而除此之外和本子没有任何关系。


背景:低异能,无英雄设定。所有人的个性在和原作保持一致的同时进行大幅度削弱,有个性者是可以被后天锻炼的无个性者暴打(?)之类的乱七八糟设定。


以及,虽然看不出来,其实我是想写一篇相声文来着。 


1.


        “姓名。”


  “爆豪胜己。”


  “年龄。”


  “二十四。”


  “性别。”


  “你他妈不会自己看吗?!”


  “性别。”


  “嘁……男!”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啊!”爆豪胜己狂怒拍桌,手腕上的铁链碰撞叮当作响,“说了多少遍跟我没关系!”


  坐在对面的人扶了一把办公桌上摇摇欲坠的纸堆,面色如常地用手指在桌上敲敲打打:“入室抢劫在外接应,被发现了就装作一副无辜路人的样子……”


  “你以为我会被你骗过吗!”人外男眼中精光一闪,无比帅气地甩出案件记录,“你的恶人颜出卖了你!伏法吧!”


  “哈——?”爆豪胜己眯起眼睛,撑着桌子站起来,“哪儿来的中二病?”


  “被你这样的社会败类指责中二病真是我的不幸。”年轻的警员抱臂,分毫不让地仰头。


  二人陷入持久的对峙之中。


  “打扰一下,”值班警员举起右手,“里面那个认罪了,说是他路过民居临时起意,一个人干的。”


  “……也就是说和他无关?”人外略微吃惊,表情出现些许波动。


  “就是和我无关啊!”爆豪胜己怒吼,抖着手上的镣铐,“给我松绑啊混蛋!”


  “呵,这些戏码我见多了,”人外恢复镇定,“早就协商好的吧,一个死不松口另一个就可以逍遥法外以便内外接应——真是伟大的信任啊。”


  “你这还是没信我啊?!”


  “等、等等……”眼看着两人就要在值班室打起来,警员抹了把汗把同僚拽到一边,回头安抚性地冲爆豪胜己扯了个难看地公式化笑容,换来对方压低的一声冷哼。


  警员叹了口气,转头顶着对方尖锐的目光打了个哈哈:“常暗啊,你第一天来不清楚状况,那位和这事儿真没关系,”他指了指外边,拢着嘴小声说,“是这儿的常客了,每来一个新警员,第一次巡逻的时候总少不了要误会他。”


  “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他是无辜的?”人外这次是真愣了一会儿,“那开始怎么不说?”


    “这不是他那脸太没说服力了吗……”警员有气无力地说。


    人外重新回到桌前。


    “我为我的莽撞疏忽感到抱歉,”常暗语调陈恳,面不改色地伸出手——一只与面孔截然相反的,温暖纤细的手:“我是常暗踏阴,如果您坚持需要赔偿,这是我的私人电话。”


    爆豪胜己冷哼一声,把纸片塞进菜篮,拎着蔫耷的青菜起身。临到门口,他回头说到:“搞清楚事实才行使你自以为的正义吧。”


    常暗踏阴对此不作回答。


    警局大门狠狠地摔上,透明玻璃晃了晃以示无辜。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会面。


2.


  事情开始于新世纪的黎明,而时光的流逝却让[幻想]变成了[现实]。


  这是一个能人辈出的年代,也同时是一个没有英雄的年代。英雄这个职业与从前千百年间一样,仍旧是华而不实的幻想。


  因而,在没有英雄的时代,支撑摇摇欲坠的社会底线的,只是一些普通人——和不那么普通的人。


3.


  “姓名。”


  “爆豪胜己。”


  “年龄。”


  “二十四。”


  “性别。”


  “这个问题到底要问几遍啊!”爆豪胜己拍案而起,“你有毛病吧?!”


  “例行公事而已。”


  “冷静,冷静。”另一个值班警员前来当和事佬,爆豪胜己还在气头上,转头接着吼:“你?废久?居然当了警察,能耐了啊。”


  “毕竟当警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嘛,”绿谷出久端着纸杯装的清茶给两人一人递了一杯,“倒是小胜会成为儿科医生这回事更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啊……”


  “有什么好惊讶的,”爆豪胜己随手扯了张纸卷在绿谷的脑袋上敲来敲去,“薪资高地位高——人上人啊。”


  “少欺负我们的新人。”常暗踏阴接过绿谷出久递过来的茶说了声谢谢,也没忙着喝,放到一边继续看档案。


  “你有那么厉害的个性,大家以为你去更暴力的行业也不奇怪啊,”绿谷出久耸耸肩,转而去看桌上的报纸,“咦,这个还没结案吗?”


  “嗯,”常暗咬着吸管点头,“居然连续对小孩子下手,真是人渣啊。”


  “会不会是模仿犯?”


  “不可能,”一直在和手铐做斗争的爆豪胜己突然抬头,“手法很类似,是同一个人干的。”


  “你怎么知道?”


  “那些小屁孩儿我都经过手,有些报纸上没写的细节也完全一致。”


  绿谷出久捂着脸:“……我们这么把重要证人铐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常暗此刻已经把档案核实了一遍,确认了爆豪胜己是又一次无辜躺枪。他掏出钥匙递给绿谷出久,“跟警方交接的是八木院长,不会妨碍正常办案。”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绿谷出久无力地说,他打开手铐,挥手送别气炸的友人。


  “绿谷,”常暗踏阴把纸杯放到一边,抬头盯着同僚,“你知道爆豪胜己的住址吗?”


  “诶?”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会面。


  


4.


  还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5.


  爆豪胜己,男,二十四岁,现供职于市某国立医院任儿科大夫,医术精湛然而屡遭投诉,原因无他——这张脸实在是,太嘲讽,太恶霸了。


  根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上鸣先生(化名)透露,自本科起,爆豪先生曾连任“最不想和他做情敌的男性”榜首,同时也是地下小报日经盘头“这人到底会不会毕业之后去混黑社会啊”,赔率高达1:500。幸而时任儿科主任后担医院院长的八木俊典先生慧眼识珠将爆豪胜己纳入麾下,把恶性赌博事件掐死在了摇篮之中。


  同时使该科室遭受医闹次数创历年新低。


  括弧补充说明,受投诉次数则持续飙高,数据居高不下前景一片大好,以至于医院内部一直流传着“爆豪大夫一人一年罚款金额单枪匹马将科室器材提高到全国顶尖水平”这样的传言。与此同时,在院内部论坛上,关于“院长把爆豪大夫安排到儿科而不是安保科到底是存何居心”的帖子更是常年飘红浮动在论坛首页。


  括弧的括弧,爆豪胜己本人及八木院长对此不作任何评价。


  流言止于智者,智者打不过强者,在食物链的压迫下,我们可以先从流言面前转开,回到正题上去。


  此刻,医院一霸,鬼见愁婴夜啼的爆豪大夫,正毫无医科生自觉地站在冰箱前狂翻饮料。


  暖色的灯光照在他裸露滴水的胸口,他刚从浴室出来,还带着升腾的热气。爆豪胜己拽着毛巾擦了一下头上的水,单手扣开拉罐,仰头灌了一口,喉结随着水流上下移动。他抹了把嘴,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没装电视不信基督推销请滚!”


  门铃还在不紧不慢地响着,爆豪胜己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手抓了一条长裤胡乱套上,才走过去开了门。


  他希望门外的不知道谁能看在他没穿上衣的份上识相地滚——


  “你好,爆豪先生,”一个熟悉的鸟头面无表情地举起半个西瓜,“我来赔礼道歉了。”


6.


  屋内的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爆豪胜己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纪念衫——背后的“OO温泉欢迎您”行笔格外潇洒——盘腿和常暗踏阴隔着桌子对坐。


  西瓜格外无辜地摆在正中央。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然后不约而同地闭嘴,继续陷入持久的尴尬中。 


  爆豪胜己咳了一声,总觉得有种初次相亲的迷之错觉,抬起的手顺势抱臂,冲对面扬扬下巴:“你先。”


  常暗踏阴毫不推辞,开口说道:“我这次来是为先前的误会赔礼道歉。”


  “心意领了。”


  “还有就是想问一问——”


  “等等,”爆豪胜己挥手打断,接了一个电话,“喂?什么——?!”


  常暗踏阴看他突然暴怒,穿鞋就要往外走,也忙跟了上去:“怎么了?”


  “医院那边有点事——你他妈怎么又铐上了?!”


  “抱歉,”常暗踏阴冷静地说,“习惯成自然。”


  “养成一点好的习惯啊!!”


  在计程车上,爆豪胜己三言两语解释了医院的情况,大概是先前的连续案犯这次直接出现在了科室病房,挟持了病患一路伤人。


  “……和推测不一样的是,对面好像不止一个人。”


  “管他有几个人,”爆豪胜己扯开嘴露出一个凶狠的笑,“敢到老子的地盘撒野?”


7.


  


  手铐已经解开,常暗踏阴沉着脸往医院正门冲。冲到半路被人拽回来:“别跑!我们车费AA!”


  爆豪胜己穿着个老头衫就出门,想必是身无分文。常暗踏阴在身上摸了摸,面不改色:“我也没带多少。”


  “你不是还买了半个西瓜吗?!”


  “所以没带多少啊。”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本文其实是一篇相声文,还是要贴近生活。伸手闹市打的,下车潇洒离去是港剧套路,不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还有一个原因,现在十点五十了,我写不完了……


  总而言之,在相声文的背景和主角光环的加持下,二人蹲在路边你五十我十块地凑够了车费,顺利搭乘电梯来到了儿科,礼让幼小爱护环境的同时暴打了出身盗版光盘厂家的复制人x2。


  “喂喂,看你也不是什么英雄的样子,”眼见着无力抵挡对方的攻击,本剧中的不幸反派选择大开嘴炮,“何必装什么好孩子。”


  真是拿衣服啊。


  嘴炮这种主角技能,哪是反派能开的。


  


  “少看不起人了,”常暗踏阴冷着脸将他摔到地上,“真的英雄哪里是看脸就能判断的。”


  


  远处的爆豪胜己往回比了一个中指:“有长进嘛鸟头。”


  楼梯口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小胜!常暗!真身在我这边,把那两个也捆起来!”


  “不准命令我!”爆豪胜己扭头怒吼,再转回来看见常暗踏阴手法娴熟地把那两个假冒伪劣铐在了一起,“合着你以前就拿我练手了是吧?!”


        事情圆满解决,而恋爱还没开始谈。


         为了强行符合题意,并且与当前日期契合。两人踩在复制体身上相顾无言。常暗踏阴绅士地摊手:“现在该你先说了。”


  “你之前还想问什么?”


  “你就当我是问你还缺不缺男朋友过情人节吧。”


8.


  绿谷出久捂着眼睛拨通了手机里存的电话:“我这边解决了,欧鲁麦特……”


  “很不错嘛绿谷少年,”电话对面传来爽朗的小声,“就是你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


  “没什么,”绿谷出久拖着敌人的真身从还没分开的两人旁边绕过去,“狗粮很好吃。”


  “哦……哦??”  


————END


我错了我再也不死线写文了……拉低平均水平就是我了orz

评论

热度(67)

  1. 液体包子🐟三星在罶🐟 转载了此文字
    转一下,太可爱了(……)🐴着多看几次(……)